今天是:
热点专题阳痿  早泄  前列腺炎  龟头炎  无精症  宫颈糜烂  乳腺增生  卵巢囊肿  宫颈炎  痛经  无痛人流  月经不调  乳腺癌  艾滋病  梅毒
您当前的位置:两性健康网 >> 性病
印度向艾滋药物专利说不 少年染艾滋病自行手术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7-09-17

  印度拒绝了两家美国公司提出的两种重要艾滋病药物的专利申请。这一行动意味着更多的贫困国家的患者将有机会获得拯救生命的药物。

  该决定是cipla公司的一连串法律胜利的最新一个成果。这个行动以标志着在新兴国家的专利部门会采取比发达国家更严格的态度对待药物专利申请。

  一度专利局驳回了gilead公司提出的泰诺福韦(tenofovir)和tibotec公司提出的darunavir的专利申请。terofovir是一种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作为防治艾滋病毒的一线药物在贫困国家中使用。darunavir是更新,更昂贵的蛋白酶抑制剂,作为二线药物使用。两者都可以抑制艾滋病病毒复制所需的酶。

  这两种药物的专利申请被驳回,为印度开辟了道路,使印度不仅在国内可以生产廉价的仿制药,还可以把它们出口到那些药物不受专利保护的国家——这再次显示印度在贫困国家中充当的药房角色。“我不打没把握的仗,”优素福·汉米德,cipla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说,“我们很高兴得到了清白。”

  卡伦曼森,tibotec的发言人表示公司“正在研究判决”,现在还不是时候作出评论。gilead的发言人则证实公司已经收到来自印度专利局的正式通知。

  双刃交易

  由于tenofovir的广泛使用,主要的战斗也围绕着它来进行。2006年,cipla公司和一批印度和巴西的非政府组织各自独立的对gilead的药物专利提出了抗议——这是第一次有外国的非政府组织加入到印度对药物专利的争夺中,这是由于判决将有可能会影响到药品在巴西的价格。gilead公司作出回应,它在同一年与另外十三家仿制药制造商达成协议,以低5%的专利使用费向他们提供制药许可。

  gilead担心他们会输掉官司,因此他们提供了制药许可,然而他们也露出了背后的尖刺。

  米歇尔·塞尔兹,无国界医生“获取基本药物运动”总监,他说,制造商只可以从gilead批准的供应商购买药物的活性成分,这个药物中的最贵成分。但他们只能把药物卖给95个最贫困的国家,而不能卖给像中国、巴西这样的拥有相当多贫困人口的中等收入国家。

  上述的两项条款,限制了这些生产商的降价空间。现在,印度专利局的决定使得那些国家也可以获得廉价的药品供应。塞尔兹说

  cipla公司没有去申请许可而是采取了对抗的手段。他冒了风险,如今获得了回报。塞尔兹指出,若cipla输了,它将会有被控侵权的危险。看来是印度专利局7月30日决定使cipla在8月29的案子中获得了清白。这个决定否决了gilead的专利申请,同时支持了对方的观点,即药物并不足够独创,不值得被看作一项专利。

  进展

  专利局同时以否决了tenofovir和darunavir两种药的变体的专利申请。这被视为是对一种作为“惯例”的制药方法的否定。那就是制药公司为获得专利,将旧药作微少改动来稍微完善临床应用。这样做可以延长旧药专利保护的时间,阻止竞争对手生产便宜的类似药物。

  "这个裁决体现了鲜为人知的关贸总协定知识产权协议(trips)的重大意义.它允许国家灵活的确定专利标准,印度正是利用这协定把它放在发达国家的"惯例"之上."塞尔兹说。

  19岁少年染艾滋病自行手术,因身染艾滋,害怕医院因此拒绝收治,他竟用剪刀自行减掉了有炎症的组织。染艾滋病自行手术,这位化名林波的少年正处花季,他是怎么染上艾滋的呢?据悉,由于父母从小离婚,自己跟父亲过,而父亲又沉迷赌博,对自己不闻不问。在15岁那年,他发现了一个同性交友网站,随即与多名男性发生了高危性行为,从而染上了艾滋。染艾滋病自行手术,目前他已得到了公益组织的帮助,进入医院治疗。

  据西部网报道,在半个月前,林波忍受着疾病的困扰。“我当时感觉到肛肠发炎,身体很不舒服,自己没有钱,也害怕被医院拒诊,就想自己解决问题,这样可以把病再拖一拖。”林波说,他买了一瓶碘酒,然后把剪刀烧红,就自己把有炎症的组织剪了下来。说话间,他显得很轻松。

  “顿时血就乱喷,我赶紧拿棉球止血。”染艾滋病自行手术,林波说,尽管有些后怕,但自己实在没有其他办法。

  据林波介绍,他的父亲喜欢赌博,小时候只有在赌博游戏厅才能找到父亲的身影。在林波的记忆里,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游戏厅里等父亲,吃饭,甚至连写作业都是在游戏厅里完成。

  “我爸只会打我,作业没写完,考试没考好,都是他打我的理由。”林波说,小时候被父亲烫伤的小腿上还留有烟疤。即便是此次住院,父亲也只来看过一次。

  15岁的时候,林波无意间登录了一个网站,发现了一些秘密。“这是一个交友网站,网站上都是男人的照片,而且很帅。”林波说,自己也注册了一个账号,很快就有男人联系自己。在对方的相邀下,两人很快见面并发生了性行为。

  在此之前,林波只是在电视上听说过艾滋病。“那时候,我知道吸毒的和妓女能得艾滋病,哪里会知道男人和男人之间也会感染这种病。”林波说,同一年,他又认识了2个男人,这些人都比自己大很多,而且发生了高危性行为。

  16岁那一年,林波发现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开始浑身无力,后来脸上长脓包,腿上淋巴发炎。“那个时候,不清楚这是什么病,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去了好多家医院都治不好。”林波说,那段时间,他不敢见太阳,出门戴着帽子口罩。

  2012年底,林波被父亲带到本地一家皮肤科医院治疗,医生对他进行了血筛。“结果出来后,医生让我赶紧通知家人,说我的病情很严重。”林波说,那会儿他已经看到了报告单上“HIV阳性”字样。

  如果您有任何健康方面的疑问请添加微信公众号:健客健康咨询,健客健康咨询为各位朋友提供全面专业的疾病咨询和健康资讯,健客健康咨询真诚为您服务。健客宗旨:让每一个人更健康。

相关文章
印度向艾滋药物专利说不 少年染艾滋病自行手术

印度拒绝了两家美国公司提出的两种重要艾滋病药物的专利申请。这一行动意味着更多的贫困国家的患者将有机会获得拯救生命的药物。该决定是cipla公司的一连串法律胜利的最新一个成果。这个行动以标志着在新兴国家[详细]

热点文章
大豆是肉,小豆是粮

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同样是豆类,黄豆打出来的是豆浆,而绿豆打出来的是豆沙呢?据研究,黄豆属于大豆类食物,大豆类食物含高蛋白和脂肪,但几乎不含淀粉,所以无论多么努力,都不可能把它做成豆沙、粉条之类的事[详细]

郎景和  主任医师
1940年4月出生于吉林。1985年曾到挪威研修
魏丽惠  主任医师
汉族,台湾省彰化县人。1967年毕业于北京